• <u id="w4cic"><dd id="w4cic"></dd></u>
  • 中國核潛艇首任總設計師彭士祿:“我充其量就是核潛艇上的一枚螺絲釘”

    彭士祿(左二)在大亞灣核電站工地現場討論施工方案。

    研制第一代核潛艇的四位總師,從左到右分別為趙仁愷、彭士祿、黃緯祿、黃旭華。

    84歲高齡的彭士祿考察海南昌江核電站廠址。

    在隆重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、全黨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之際,中央宣傳部向全社會宣傳發布彭士祿同志的先進事跡,追授他“時代楷?!狈Q號。

    今年3月,96歲的彭士祿在京逝世,他的骨灰被撒入大海,與他熱愛的核潛艇相伴。

    彭士祿是革命烈士彭湃之子,幼年顛沛流離,有著“吃百家飯、姓百家姓”的經歷;青少年時期遠赴蘇聯留學,回國后承擔起研制中國第一艘核潛艇的歷史重任,還是大亞灣核電站、秦山二期核電站的重要參與者……

    彭士祿對核潛艇的卓越貢獻有目共睹,但對“中國核潛艇之父”的美譽,他卻說:“作為共產黨員,國家交給我的任務只有盡全力做好,沒什么‘之父’之說。我充其量就是核潛艇上的一枚螺絲釘?!?/p>

    在央視“時代楷模發布廳”節目錄制期間,南方日報記者采訪了彭士祿的多位親屬、同事,還原這位中國核動力事業拓荒牛的傳奇一生。

    ?幼年坎坷?

    “吃百家飯、姓百家姓、穿百家衣”

    1925年11月18日,彭士祿出生在廣東省海豐縣,父親是無產階級革命家、我國早期農民運動領袖彭湃。他原本可以擁有一個生活優渥的童年。但他父親的一個壯舉打破了這一切:1922年11月,在海豐老街的龍舌埔戲場,富家子弟彭湃宣布:凡是種他家田地的佃農,今后再也不用交租了,說罷一把火燒掉了自家田契。這把火在海陸豐大地引起巨大反響,彭湃被毛澤東稱為“農民運動大王”。

    因叛徒告密,彭湃于1929年8月30日英勇就義,獻出年輕的生命。而在此前一年,他的妻子蔡素屏也英勇犧牲。那時,還不足4周歲的彭士祿被國民黨反對派視為“眼中釘”,被奶媽帶著東躲西藏,不久被轉移到潮州一帶,過起“吃百家飯、穿百家衣”的生活。

    在《彭士祿傳》一書的自序中,彭士祿寫道:我有20多個“爸”“媽”,他們都是貧苦善良的農民,對我特別厚愛。平時他們吃不飽,我吃得飽;逢年過節難得有點魚肉,我吃肉,他們啃骨頭。

    1933年農歷7月15日早晨,由于叛徒出賣,彭士祿被捕,8歲的他成為“娃娃囚犯”,被關進潮安縣監獄女牢房。牢房里的幾百位難友見這個娃娃衣衫破爛,湊錢做了一套新衣裳,彭士祿穿上了“百家衣”。幾個月后,彭士祿又被單獨押至汕頭石炮臺監獄,后又轉押到廣州感化院受“感化”一年。在那里,彭士祿吃盡了苦頭。

    1991年,彭士祿利用出差機會,再次來到汕頭石炮臺監獄遺址。他告訴隨行者,自己當年所住的牢房,有一個小小的射擊孔,從射擊孔往外看,能看到一條壕溝,壕溝的后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。

    時任彭士祿秘書的葉向東當時隨行。他們在監獄遺址最底下的一層發現符合彭士祿描述的牢房:陰森閉塞,潮濕陰冷,只有那方小小射擊孔投進絲絲光亮。

    在節目錄制現場,葉向東談起這段經歷多次哽咽。他說,已經66歲高齡的彭士祿趴到射擊孔往外一看,當場就哭了:“這就是關押我的牢房!”他告訴葉向東,自己在這間牢房被吊起來打過多少次,被抽了多少嘴巴,讓他供認是彭湃的兒子,他不松口,又是一陣毒打。

    彭士祿被捕時,國民黨報紙和書都刊登了“彭湃之子被我第九師捕獲”的消息,彭士祿的祖母由此得知他的下落,于1936年夏天把他帶回香港。此后,在黨組織的安排下彭士祿在香港澳門學習和生活。

    ?少年有志?

    “只要祖國需要,我當然愿意”

    1939年夏天,14歲的彭士祿秉承父親革命熱血,和堂弟彭科加入東江游擊隊。不過,由于水土不服還患上瘧疾,沒多久就被接回香港接受治療。后經黨組織的周密安排,1940年,彭士祿和其他10多位烈士遺孤到了重慶,于年底轉送到了延安。

    在重慶,彭士祿第一次見到周恩來和鄧穎超。周恩來拉著他的手說:“終于找到你了!1924年我到廣州,是你父親接我的,你父親讓我睡他的床。你應該向父親學習,他出身于大地主家庭,但燒了田契,變成了無產者?!?/p>

    得知要被送到延安后,彭士祿在自序中說,“喜悅的心情難以言喻?!?945年,彭士祿到“延大”自然科學院大學部學習,并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51年7月,彭士祿被挑選到北京參加留學考試,因成績優異而被派到蘇聯喀山化工學院化機系學習。1956年,當他準備回國時,正在訪蘇的陳賡問他:“中央已決定選派一批優秀留學生學習原子能核動力專業,你愿意嗎?”“只要祖國需要,我當然愿意?!迸硎康摵敛华q豫地回答。

    1958年6月27日,聶榮臻起草了《關于開展研制導彈原子潛艇的報告》,中央領導逐級批準了這份報告。核潛艇項目“上馬”后,中國曾寄望蘇聯給予核潛艇研制技術轉讓和援助,但蘇聯以“技術復雜”“花錢太多”為由拒絕了中國的請求。此后毛澤東便表態:“核潛艇,一萬年也要搞出來!”

    1961年,經歷3年自然災害后,年輕的新中國難以負擔這么多國防尖端工程,中央決定先攻克原子彈和核導彈,核潛艇列入調整項目,只保留少數骨干力量研究核動力裝置的核心項目,彭士祿就在其中。

    ?壯年偉業?

    “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!”

    當時,中國在核潛艇的建造方面的知識儲備“近乎為零”——最初的資料是5張模糊不清的外國核潛艇的照片,還有一個核潛艇模型玩具。

    在接受《彭士祿傳》作者的采訪時,彭士祿說,20世紀60年代初,一名外交官在國外看到造型逼真的核潛艇模型玩具,就買了回來,“消息傳到我們研究室里,大家都非常興奮,就硬把那個玩具要過來了。但實際上也就是給我們一個感性的印象?!迸硎康撟匀幻靼?,核潛艇的核心是反應堆即核動力裝置,它是核潛艇的“心臟”。

    核動力工程如此復雜,在主要靠計算尺和手搖計算器的背景下,彭士祿和戰友們對收集到的數據進行反復演算、校驗和修正。經過選擇論證,最終確定了中國自己的核動力裝置100多個靜態和動態參數。

    1965年,核潛艇研制工程重新“上馬”。核動力裝置陸上模式堆和裝配潛艇的藍圖設計出來后,彭士祿便帶領我國第一代核潛艇陸上模式堆設計隊,到西南大山開辟建設我國核動力的研發實驗基地和陸上模式堆。

    “文化大革命”時,彭士祿白天應付造反派的批斗,晚上組織大家反復研討、修改、審定,工程進度極為緩慢。為確保工程建設順利,1967年8月30日,中央軍委以“特別公函”方式,發出了核潛艇研制進度的動員令。毛澤東于1968年7月18日簽發了“718”指令。

    有了“718”指令,施工、研制進度一點點趕了上來。經過一年的搶建,一幢幢建筑物拔地而起,多種實驗室相繼投入實驗。1970年8月30日,中國第一座核潛艇陸上模式堆首次達到設計滿功率。同年12月26日,中國第一艘核潛艇正式下水。

    在彭士祿們的艱苦努力下,中國只用了5年,就成為繼美、蘇、英、法之后第五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。就在核潛艇進行最后調試工作時,彭士祿感到一陣陣劇烈的胃痛,醫生診斷為急性胃穿孔。經過手術,彭士祿的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三。付出這么多,值得嗎?彭士祿說:“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!”

    ?老驥伏櫪?

    “他太強了,技術和經濟都懂!”

    在我國第一顆原子彈、氫彈爆炸成功,潛艇核動力裝置即將啟動時,我國研制核電站的設想也被提上了議事日程。

    1982年,國家決定在廣東引進國外技術設備,建造內地第一座大型商用核電站項目,并成立廣東核電建設指揮部。1983年2月,已年近花甲的彭士祿,接受國務院任命,主持廣東核電建設指揮部工作。

    將用于軍事的核能,實現和平利用、服務社會,彭士祿躊躇滿志。這次,他帶來了參加過核潛艇工程的10名技術骨干,郭天覺就在其中。他回憶,改革開放初期,廣東能源緊缺,電力經?!巴H_四”。彭士祿講得最多的是“抓緊時間”“盡快保證廣東核電站建成,每一天就是100萬美元的利息”。

    在大亞灣建設過程中,彭士祿提出核電建設中的三大控制,即投資控制、進度控制、質量控制,在中國核電站建設中獲得廣泛的應用。當時參與談判的外商曾這樣評價彭士祿,“他太強了,技術和經濟都懂!”

    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彭士祿對中國核事業的熱愛至死不渝。據新華社報道,在生命的最后時光,彭士祿完全無法進食,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。而他在和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干部通話時,仍關心著核動力事業的進展。

    3月30日上午,渤海灣晴空萬里,碧波粼粼。伴隨著《英雄核潛艇》之歌,彭士祿的骨灰撒入大海,與他熱愛的核潛艇相伴,永遠守衛著祖國的大海。

    親人回憶

    女兒眼中的“老小孩”

    外孫女的“老朋友”

    “核潛艇之父”還是“核潛艇上的螺絲釘”?在親人的眼中,功勛卓著的彭士祿,生活上卻無欲無求,對名利“難得糊涂”。更難得的是,他還有顆童心,是女兒眼中的“老小孩”,也是外孫女的“老朋友”。

    “難得糊涂”

    彭潔告訴記者,在她的童年記憶里,父親的形象十分模糊:最開始在原子能所,彭士祿還能一周回家一次;后來到了四川,父親基本住在工地上。到了晚年,為了照顧二老的生活,女兒彭潔一家一直和他們生活在一起。

    彭潔說,父親在工作上極為嚴謹、對自己要求極高,但在生活上卻無欲無求,“只要有衣服穿,有飯吃,再給點小酒喝,就很知足?!睂τ诿?,彭士祿更是“難得糊涂”:在他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時,他還驚訝地說:“我也可以得獎?”

    伯父被追授“時代楷?!狈Q號的消息,勾起了彭士祿侄女彭伊娜對伯父的思念與回憶。她回想起伯父常常掛在嘴邊,教育后輩的兩句話:“凡是公家的事情,例如技術上、工作上的事情必須要明明白白,公私分明,不能糊涂。但凡是對私的事情,例如名譽、職稱、工資等,都是越糊涂越好,不要去追求那么多?!痹谂硪聊瓤磥?,伯父以一生為后輩做出了榜樣,她也深受這兩句話的感染。

    與外孫女的“合同書”

    晚年的彭士祿卻依然有顆童心?!案赣H越老,就越像個‘老小孩’?!迸頋嵳f:“我女兒還小時,我女兒稱他為老朋友,父親稱她為小朋友?!?/p>

    祖孫二人還定了“合同書”。這份合同書由外孫女彭瑤著筆,“甲方”為老朋友彭士祿,“乙方”為小朋友彭瑤?!凹追健毕挛?:30以前到家,遲到1小時罰款10元;晚上12:00以前必須睡覺?!耙曳健眲t需要保證好好學習、熱愛勞動,培養獨立能力。原來,“小朋友”彭瑤與“老朋友”彭士祿感情篤深。她看彭士祿總是很忙,沒時間陪她玩兒,便擬了這份“合同書”,“要不然,你老是說話不算數?!?/p>

    彭潔告訴記者,父親年輕時多次生病,卻一直堅持工作,唯有那次胃部手術才勉強休息了1個月。長年累月的超負荷工作在晚年時開始影響彭士祿。在《彭士祿傳》中有這樣的記述:在醫院病重治療時,彭士祿身上插了許多管子,護工問他:“爺爺,您身上插這么多管子干啥呀?”他幽默地回答:“我在充電呢,充了電好過年呀?!?/p>

    同事回憶

    不怕拍錯板,最怕不拍板

    無論在核動力領域,還是核電站建設過程中,彭士祿都收獲了“彭拍板”的雅號:在一些重大問題上,他敢于決策、拍板,不僅為這些重大課題提供了方向,也節約了大量的時間。

    其中,在潛艇核動力裝置的論證和主要設備開發前期,出現爭論時彭士祿就對研究人員說:“不要吵,做實驗,用實驗結果說話。根據實驗結果,我來簽字,我負責!”

    而在陸上模式堆啟堆升壓的關鍵時刻,彭士祿緊急關頭不斷拍板:“脈沖管發現漏水?”“立即停堆檢修!”“頻繁出現停堆事故?”“切掉幾個停堆信號!”……

    和彭士祿共事多年,郭天覺認為彭士祿敢拍板、敢決策是他心中有底氣,“心中有數”。在節目錄制現場,郭天覺帶上彭士祿那本被稱作“天書”的筆記本,里面記載著大量精煉的數據、公式和圖表。

    對于“彭拍板”這個雅號,彭士祿欣然笑納。他在自述文章中說,有些問題只有趕快定下來,通過實踐再看,錯了就改,改得越快越好,這比無休止的爭論要高效得多,“不怕拍板,不怕拍錯板,因為拍錯板可以改,最怕不拍板?!?/p>

    鄉親回憶

    彭士祿多次與家鄉互動

    雖然彭士祿生前常住北京,但他一直關心和惦念家鄉的發展,多次與家鄉汕尾海豐互動,更在2021年春節前親自為海豐紅宮紅場舊址紀念館題詞。

    “‘海豐紅宮紅場舊址紀念館’,這11個大字是2021年春節前,一生很少題詞的彭士祿應海豐紅宮紅場舊址誠摯邀請,為家鄉海豐縣紅色紀念館親筆題寫的?!焙XS紅宮紅場舊址講解員羅曉梅告訴記者。

    羅曉梅表示,她非常珍惜和彭院士接觸的機會,每次除了做好相關講解服務工作外,她都會跟彭院士交流,請教學習很多相關的革命史實。有一次講解結束之際,彭老高興地對羅曉梅說:“小羅啊,來北京做客,我請你喝啤酒、吃花生米?!?/p>

    羅曉梅告訴記者,在她印象中,彭士祿是一個非常和善、非常節儉的人。從小顛沛流離、經歷苦難的彭士祿在生活條件極大改善的現代社會,依然保持艱苦樸素的生活習慣。

    南方日報記者 趙曉娜 謝慶裕 錢明雅 彭 駿

    本版照片均由受訪者提供

    統籌:謝慶裕

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    七七影院
  • <u id="w4cic"><dd id="w4cic"></dd></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