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w4cic"><dd id="w4cic"></dd></u>
  • 9年走遍25省份7個國家 孫嘉懌和志愿者團隊幫600多位烈士找到親人

    在幫助烈士尋親這條路上,孫嘉懌已經走了9年。 受訪者供圖

    “烈士的父母那一輩人已經走了,再不找,后代連名字都不知道了,人就真的消失了?!睂O嘉懌希望能夠集結官方和民間的力量,呼吁更多普通人參與到烈士尋親的行動中,“年輕人應該承擔起這份責任?!?/p>

    “這個地方犧牲這么多人,他們留下名字了嗎?家里人知不知道?”站在云南松山戰役遺址上,孫嘉懌問了新婚丈夫兩個問題。在9年前特殊的蜜月旅行中,她和丈夫探訪了云南各大烈士陵園和戰爭遺址。

    從云南回來后,孫嘉懌開始幫助全國各地的烈士尋找家人。2017年,她在網絡上發起“我為烈士來尋親”活動。這些年來,她和志愿者團隊走遍25個省份,7個國家,共收集整理了2萬余條烈士信息,為600多名烈士找到了家。

    近日,南都記者專訪了這位85后“斜杠”志愿者,和她聊了聊9年來關于烈士尋親的那些事兒。

    一場“折騰”的蜜月旅行

    “新婚夫妻旅游時,不宜去任何陵園游玩?!边@句話在不同版本的“度蜜月禁忌事項”中經常出現,但孫嘉懌“破戒”了。

    2012年,剛結婚的她和丈夫去云南度蜜月,邊境小城騰沖是其中一站,她把國殤墓園寫在計劃里。

    去到國殤墓園后,孫嘉懌來到僅一墻之隔的解放軍陵園,烈士們安靜地躺在西南邊陲的青松翠柏里,前來祭掃的人不多?;厝ズ?,她馬上將這個小陵園的信息發到網上,告訴網友這里有被人遺忘的英烈。

    對于這趟看似“折騰”的蜜月旅行,孫嘉懌興致滿滿。9年前云南的交通并不發達,烈士陵園和戰場遺址比較分散?!跋肴ピ颇夏线?,就得回昆明轉車,想去云南西邊,也得先回昆明轉車?!?/p>

    孫嘉懌剛畢業時參與過“關愛老兵”的公益活動,聽了不少老兵講述烽火歲月的故事,但真正走到戰爭遺址,她感受卻不太一樣。在松山戰役舊址里,許多烈士犧牲后就地埋葬,孫嘉懌發現當年的墓碑,經過風雨侵蝕,字早已模糊不清,她試著用手去摸出烈士的名字。偌大的廢棄戰場里,雖然聽不見當年激烈的槍炮聲,但在那一刻,她恍惚覺得,“戰爭好像離我沒有多遠?!?/p>

    “我為烈士來尋親”

    從云南回來后,孫嘉懌經常在網上分享烈士陵園的信息,機緣巧合之下,她口中尊稱“老師”的黃軍平找來了。

    他是一位土生土長的陜北農民,曾前往朝鮮尋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犧牲的大伯?!拔以谡椅业挠H人,他們的家人是不是也在等待自己的親人?”黃軍平跟孫嘉懌商量,能否把這些烈士資料做出來,為他們找到家人。以此為契機,2017年,他們在網上發起了“我為烈士來尋親”的項目。

    剛開始的尋親之路并不順暢,籍貫不詳、番號不詳、重名人數眾多……要怎么尋親?孫嘉懌在網上招募了20多位志愿者,用最笨的方法,從每一幀的視頻中截取名字收集到表里,再去中華英烈網和抗美援朝紀念館的數據庫中雙向比對。

    最開始的20多位民間志愿者基本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年輕人,這個項目把許多原本毫無關系的個人聚在一起。許多志愿者經常要整理冗長的名字資料,有時還得去家附近的烈士陵園,幫忙尋找烈士信息。

    “再不找就真的消失了”

    在幫助烈士尋親這條路上,孫嘉懌已經走了9年。

    她碰到過許多執著的烈士家屬:有人拿著破損的烈士證到陵園一個個名字對著找;有人尋親路上沒錢了,回家掙錢再出去找;有的家庭尋親之路已延續幾代人?!罢业降脑捯苍S就能解開很多家庭多年的心結,反正就一直找?!睂びH項目開始之后,孫嘉懌也沒想著停下。

    也有人對孫嘉懌的做法表示不理解,有自己的工作和小孩,哪有閑工夫干這個?項目開始之初,她將午休、晚上下班后的時間都用在尋親上,“有時候會熬一個通宵,周末也會專門抽出一天干活?!?/p>

    有一次,一位烈屬拜托孫嘉懌尋找可能犧牲在寧波的親人,孫嘉懌花了兩個周末,走訪寧波各大烈士陵園,終于找到了。

    “烈士的父母那一輩人已經走了,再不找,后代連名字都不知道了,人就真的消失了?!彼f。

    孫嘉懌希望能夠集結官方和民間的力量,呼吁更多普通人參與到烈士尋親的行動中,“很多烈士的親屬年紀已很大了,年輕人應該承擔起這份責任?!?/p>

    一位80多歲的老人,在跟志愿者講述自己和父輩烈士的故事時,仿佛又回到當年和家人離別時的孩童模樣。談起過往尋親印象最深的一幕,孫嘉懌喃喃道:“如果找到了,也許能夠彌補童年吧?!?/p>

    延伸

    “尋找烈士后人”公益團隊:

    我們找的不只是人,還有歷史

    在中華英烈網上搜索“姚景山”,有三位重名的烈士。其中一位“景山”,家在北國江城佳木斯,卻長眠于離家3000公里開外的重慶市合川區一座烈士陵園內。

    他還有個弟弟叫姚景海。50多年前,姚景山告別家人前往西南,從此,“山”和“?!毕喾瓿缮萃?。50多年后的今天,古稀之年的弟弟登上了南下的列車,想見大哥的心愿終于實現了。

    “黑龍江佳木斯籍烈士姚景山安葬在重慶合川區,靜待家人祭拜?!币粭l彈窗消息推送到佳木斯市樺南縣當地居民的手機里,生活在當地的姚家人收到信息后,聯系了發出信息的頭條尋人旗下的“尋找烈士后人”項目團隊,終于確認姚景山的身份以及現在的安葬地。

    精準彈窗技術,成為尋親關鍵

    姚景海能得知大哥的音訊,離不開尋親彈窗功能的幫忙。該項目在烈士戶籍地以彈窗的形式發送尋人啟事,讓推送地域內的頭條用戶可以接收到信息。

    “原來沒有彈窗技術,找一個人需要經歷漫長的過程,現在可以把信息直接‘彈’到村莊去?!表椖繄F隊負責人周有強說。

    在周有強看來,精準地理位置彈窗技術能夠提高尋人效率,節約尋人成本?!叭绻募矣辛沂?,附近的人都是知道的。當有人得知烈士信息后,他也會主動告知烈士家人?!?/p>

    今年4月2日,國家退役軍人事務部正式開通“烈士尋親政府公共服務平臺”,運用大數據、新媒體手段收集烈士線索,發布尋親信息,同時聯合媒體、新媒體平臺,以及包括“尋找烈士后人”團隊在內的社會力量共同為烈士尋親。

    “對有明確戶籍地的烈士信息,我們也會利用地理位置精準彈窗技術進行推送,形成政府與社會力量的良性互動?!敝苡袕娬f。

    尋親路上,普通人也有歷史

    在歷史長河里,大眾能夠記住的多數是做出重大歷史貢獻的人物,但仍有很多普通烈士被遺忘在異鄉土地上,他們經歷的崢嶸歲月也一并被塵封在泥土里。

    周有強和項目組成員希望在烈士尋親的路上,能夠記錄下普通人的歷史,“如果再不去記錄它的話,可能就真的消失了,而歷史總有一天會顯示出它的價值所在?!?/p>

    今年清明節,周有強在網上敲下一段話:“那些烈士犧牲的時候,是跟我們一樣的青年。他們告別親人和家鄉,踏上了從軍的征程,為國家獻出了生命?!?/p>

    采寫:實習生 周懷陽 南都記者 潘珊菊

    實習生陳萌對本文亦有貢獻

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    七七影院
  • <u id="w4cic"><dd id="w4cic"></dd></u>